南开国内首次招收故宫学博士 学...
天津电科院研究生联合培养成效显...
吉林农业大学设学习包厢 老师称...
浙工大构建研究生协同创新培养机...
国防科大打造新型军事人才 10...
广东药学院“硕士新生奖学金”覆...
  校友会
  扬大校历
  人才招聘
  扬大学报
  光明网
  人民网
  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
  中国教育与科研计算机网
  中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信息网
 
 
2016年国奖获得者尹敏个人事迹
发布日期:2017-05-02字号:[ ]

   

  至精至诚,仁心仁术

  大医孙思邈在《大医精诚》中说:“人命至贵,有贵千金,一方济之,德逾于此”,“凡大医治病,必当安神定志,无欲无求,先发大慈恻隐之心,誓愿普救含灵之苦”,“故学者必须博极医源,精勤不倦,不得道听途说,而言医道已了,深自误哉”。医者不仅要“精”于高超的医术,也要“诚”于高尚的品德。尹敏作为一名医学院学生,一直将这些铭记于心,落实于行。

   

    学海无涯,以勤作舟

 

  学习如登山,不畏劳苦,才能登顶光辉;学习如掘井,坚持不懈,才能觅金喜悦;学习如筑垒,日积月累,才能筑楼雄伟;学习如酿蜜,博览细采,才能蜜酿幸福。当学习成为一种习惯,内心的丰富和充盈便会成为向上的动力和源泉。

  在开学典礼上,尹敏深深记住了一句话:“选择了医学,就意味着选择了一条需要终身学习的荆棘路。”当她拎着行李喜滋滋地走进扬州大学医学院校门时,本以为想象中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即将开始,殊不知接下来的日子简直就是后高三时代:满满当当的课表、起早贪黑的自习、无穷无尽的考试。起初,她害怕了,退却了。可是,她很快明白,医学院的学生所面对的是一门对生命负责的学科,从他们开始选择学医的那天起,他们就注定要担负更重的使命,学习更多的知识。每当她想到自己未来面对的是人的生命,那么宝贵神圣的生命要交付在自己的手中,她还有什么资格稀里糊涂,还有什么理由懈怠懒惰呢?

  医学被称为“理科中的文科,文科中的理科”,医学生的生活可能是很多人无法想象的五年的医学修行,已然让尹敏从软妹子进化成女汉子。当别人在浪漫约会的时候,她在充满福尔马林味道的解剖馆里对着“大体老师”,熟悉人体的骨骼、肌肉、血管、神经;当别人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时,她在显微镜下找寄生虫、镜影细胞;当别人养小白鼠、小白兔作为宠物的时候,她却在用小鼠练习腹腔注射、颈椎脱臼法处死小鼠,用兔子练习颈动脉插管、耳缘静脉麻醉,徒手抓蟾蜍,从枕骨大孔处死蟾蜍练习电生理;当别人在晚会跨年时,她在自习室默默背着内外妇儿。曾看过一张照片,哈佛图书馆凌晨四点半仍灯火通明、座无虚席,而在扬大医学院的图书馆旁边有个“通宵自习室”,也被叫做“长明灯教室”,这种场景在这里几乎天天都能看到,这里也留下了尹敏通宵学习的身影。在本科期间,她曾获得过朱敬文奖学金、校长一等奖学金。成绩只代表过去,不代表将来,只有不断努力,才能永远进步。

  执业医师资格证书是医学生步入临床的通行证,这场考试奠定了他们从教室到病房转型的基础。这是一场为期两天、涵盖所有医学基础知识的第一阶段考试,通过率只有30%,即使是年级中心理承受力最强的学生也会深感恐惧。医学生白天一直忙于临床轮转实习,只有晚上的时间才能看书,有时候还要上夜班,复习的时间少之又少,因此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考试只要合格即可。但也有许多同学赋予了这场考试额外的意义。在医学领域里,他们常常质疑自己的身份和能力。这场考试能证明,他们的确有资格成为这个领域的一员;它能证明,在新路径教学制度条件有限的情况下,他们学到了丰富的医学知识;它能证明,他们通过自己的勤奋学习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。利用临床工作之余,在图书馆熬过的那许许多多紧张的日夜单纯又丰富,尹敏最终以460分的优异成绩顺利通过了资格考试。

  医生之所以要终身学习,是因为医学知识更新的速度是极快的,哈佛大学医学院甚至这样教育学生:“你们现在学习的知识在毕业之后将有一半是错的,但可悲的是,你并不知道哪一半是错误的。”这意味着从理论上说,哪怕工作繁忙,哪怕是医学权威,也应该持续学习新的医学知识。尹敏经常参加各种会议培训,学习最新诊治指南,及时更新医学知识。当学习成为一种习惯,她不会因工作繁忙而忘记学习,不会因情绪低落而忽视学习,也不会因身处困境而放弃学习。“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”,医学让尹敏变得勤奋,她已将学习养成一种习惯。

科研之路,持之以恒

  “在科学的入口处,正像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,必须提出这样的要求:这里必须根绝一切犹豫,这里任何怯懦都无济于事。”科学研究从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,它需要研究者具备执着的精神、不懈的坚持和创新的思维。尹敏虽然是一名专业型研究生,却也期待能有机会进入到科研的领域。但刚刚进入研究生阶段的她在这些方面还存在着很多不足,尤其是对于她基础相对薄弱的免疫学。面对未知的免疫学世界和浩如烟海的学习资料、科研文献,她不禁望而生畏。幸运的是,在免疫学实验室,尹敏遇到了她科研上的导师——龚卫娟教授,老师严谨却不乏生动的语言将尹敏带入科研的殿堂,让她体会到了科研的魅力。更让尹敏感触颇多的是,中午总能在办公室看到龚老师专心致志看文献的身影,午饭常常是用压缩饼干来代替,晚上都是十点钟以后才下班。比你优秀的人都还在努力,你有什么理由不加倍努力?“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”,于是尹敏开始阅读外文文献,向课题组的师兄师姐学习实验方法,在他们的帮助下,她逐渐适应了实验室的科研节奏。

  科研要注重思维的培养,科研思维就像人体中的脑组织,更像是大海航行中的指南针,离开了它,最终科学研究将会停滞不前,而科研思维的培养则基于大量文献的阅读。龚老师一直对课题组的研究生说,一定要做scientist,而不能做technician。在龚老师的指导下,尹敏先从中文文献开始阅读,逐渐熟悉积累本研究领域专业词汇,然后开始大量阅读外文文献。最初阅读的外文文献是龚老师提供给她的经典文献,要细嚼慢咽地精读。大量不认识的英文单词和难以理解的免疫学,使得她每看一篇文献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效率甚低,她也一度十分苦恼。但这是科研的必经过程,“行百里者半九十”,她坚持了下来。大量阅读外文文献也为尹敏发表SCI论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她说,如果没有大量文献阅读的积累,肯定爬不上巨人的肩膀,更谈不上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采摘硕果或仰望星空。

  进入龚老师的课题组后,尹敏先是跟在师兄师姐后面学习实验方法。之后,她还自学了细胞免疫荧光,当时实验室的师兄师姐都没有做过,她就在小木虫论坛看各种技术帖,把繁琐的步骤逐条记录下来,向其他课题组的师兄师姐们取经,“三人行必有我师”。细胞爬片、封闭、封片,每一个步骤都得小心翼翼,哪怕一个小气泡也能影响最后拍片的效果。每次拍片都要在暗房里呆上几个小时,荧光显微镜盯得久了就会两眼发花、头昏脑胀,但是细胞核用DAPI染色在显微镜下会变成蓝色,如同一片蓝色的星空,静谧美丽,这就是科研的魅力所在,她痛并快乐着。朋友圈曾有人引用顾城的名言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”来形容Western,将实验上升到人生信条的高度:世上没有后悔,就如同做Western,输赢在你加入一抗的时候就已是定局,只有耐心等待,才能找到出现条带的希望。人生就如同这暗房一样,难以预测会发生什么,或许是让人幸福的条带,或许是一无所获空白的悲伤。幸福来得太多也不是好事,就像Western,压出了太多幸福的条带,就要重头再来。事情往往不会如我们所愿,片刻的幸福,也会戛然而止。我们必须要面对那些潜藏在幸福中的不幸,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挫折和困苦,都不气馁,勇敢面对。即使生活在黑暗中,也要向往着光明,这就是做Western所收获的人生信条。尹敏曾花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做Western,每天就是配胶、跑电泳、转膜、封闭、敷抗体、洗膜、发光,从生疏到熟练,之后又为追求更好的实验结果不断进行重复实验,期间也会因跑不出满意的条带而郁闷,可是事情总不能一蹴而就,只有经历磨练,坚持到底,才能有所成就。

  做动物实验时,尹敏接触最多的就是老鼠,很难想象一个女生每天都要和老鼠打交道。在做成瘤实验时,要将胃癌细胞种植于老鼠皮下成瘤,成瘤实验周期很长,一做就是二十几天,每天要给老鼠称体重、腹腔注射药物,一共五十几只老鼠,只是抓老鼠都能抓到手抽筋。老鼠也很可怜,肿瘤大到皮肤会溃破,有的老鼠甚至因为肿瘤太大而无法活动,很多学校已经为实验“牺牲”的动物设立了慰灵碑,表达愧疚与感激。在造小鼠急性肠炎模型期间,动物房正遭遇蜱虫之灾,尹敏每次进动物房都会被蜱虫咬,严重的过敏让她的腿上、胳膊上甚至肚子上没有一块好的皮肤,布满了被蜱虫咬后遗留毒素引起的皮疹、瘀斑,又痒又痛。从不畏辛苦的她有过无数次放弃的念头,却终究难以舍弃,已经到了文章的俢回阶段,很快就是deadline,决不能功亏一篑。每次进动物房前,她都裹着厚厚的防护服,坚持做实验,皮肤痒得厉害就用炉甘石涂涂。处理小鼠肠道时,需要将肠道的粪便冲洗干净,有时会因冲洗肠道的针头被粪渣堵塞而被粪水喷一脸,她也不嫌脏怕苦,熟能生巧,有时她能一次性就将肠道里的粪便冲洗干净,还幽默地称自己是“冲洗肠道的高手”。

  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曾说:“一个科研的成功不会很轻易,要做艰苦的努力,要坚持不懈、反复实践,关键是要有信心、有决心来把这个任务完成。科学研究不是为了争名争利,科技工作者要去掉浮躁,脚踏实地!”从1972成功提取青蒿素这种用于治疗疟疾的药物,到2015年获得诺贝尔医学奖,屠呦呦用她43年的坚持为世界送去一份珍贵的礼物。科学研究的周期极其漫长,任何一个点子、一个实验、一项课题,从最开始在自己的脑海中冒出火花,然后收集资料、查阅文献、选择药品、设计实验,到进行实验、分析数锯,再到写文章、修改文章,选择投稿期刊、投稿、审稿、按照审稿意见补做试验,最后文章发表,少则几年,多则要耗掉一名科研工作者,甚至几代科研工作者的青春。如果不能坚持,根本不可能在科研的道路上走下去,所以有人形容科研本身就是一座金字塔,能站到塔尖的人永远是少数。尹敏是幸运的,在导师的指导和课题组同学的帮助下,她在Journal of Immunotherapy》上以第三作者发表SCI二区论文1篇,影响因子为3.712;在《Journal of Cellular and Molecular Medicine》上以第一作者发表SCI二区论文1篇,影响因子为4.938。很多人都很纳闷一个专业型的临床研究生怎么可能发SCI,而且还是关于基础实验方面的SCI,临床那么忙,她哪有时间做实验?尹敏用她的实际行动证实,一切皆有可能。尹敏踏入科研领域才仅仅两年,还处在科研的入口处,她要继续脚踏实地地行走在科研这条路上。坚持,就是她对科研的态度。

医学神圣,信仰终生

  健康所系,性命相托。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,谨庄严宣誓:我志愿献身医学,热爱祖国,忠于人民,恪守医德,尊师守纪,刻苦钻研,孜孜不倦,精益求精,全面发展。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,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,救死扶伤,不辞艰辛,执着追求,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,这就是医学生誓言。医学之所以神圣,正因为医生面对的是人的健康和生命。他们被授权切开病人的心脏,他们被授权打开患者的颅腔,他们被授权切除患者的脏器、截除病人的肢体;他们的手术刀偏一毫米就意味着一个患者的死亡,他们手术中手轻微的一抖就意味着一个患者终身的瘫痪,他们在医嘱单上的每一行文字都可能决定患者的生死,他们的每一个判断都可能造就或毁掉患者一生的幸福。

  尹敏所学的专业是消化科,在临床上,她体验了太多的第一次:第一次学胃镜;第一次值夜班;第一次面对死亡。

  人生有三幸:读书时有个好老师,生活中有个好伴侣,工作中有个好师父。幸运的尹敏遇上了她的导师——肖炜明主任医师。在学习胃镜的过程中,尹敏遇到了第一个难关,从咽部到食管入口,镜子在咽部停留的时间越长,病人恶心的感觉越明显,进入食管入口就越难。导师告诉她要先看图谱,牢记解剖结构,做到心中有数,熟能生巧,手把手教会了她如何做胃镜。记得刚会操作胃镜时,她的检查速度太慢,使得病人检查的时间延长,后面病人的检查时间拖后,总是让导师很难堪,导师却没有半句责怪,只是鼓励。一位日本教授曾在国际消化内镜研讨会上说过,他做过的胃镜例数已经数不胜数,可是每次拿起镜子操作时他都小心翼翼,就像第一次做胃镜时那样谨慎。在胃镜室,尹敏发现来做胃镜的大多数都是食管癌或者胃癌晚期患者,每次看到这些,她心里都特别压抑,会操作胃镜又如何,还是不能改变患者得癌症的命运,胃镜的意义难道就是为这些患者宣判死刑吗?在学习胃镜的过程中,尹敏慢慢理解了教授所说的那句话,也慢慢体会到“越做越怕”这种心理背后所蕴含的使命感。胃镜操作本身其实并不难,难的是能否及时检出癌前病变。胃镜的意义在于为病人的健康负责,早期发现早癌,早期治疗,最大程度延长病人的寿命,这就是医学的神圣之处。正因如此,尹敏更需要不断练习,不断进步。

  在消化内科值夜班时,消化道大出血、让人毛骨悚然的腹痛待查、胡言乱语的肝性脑病患者等等状况不断,整个病房,惊心动魄。尽管尹敏早有心理准备,各种处理流程统统铭记在心,平时跟着老师耳濡目染,本是胸有成竹,但当办公室的电话骤然响起时,心还是瞬间提到了嗓子眼。她第一次夜班遇到的就是消化道大出血,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导致的消化道大出血!病人被推进病房的时候还在不停呕血,病员服、被套、床单上沾满了病人的血迹,鲜血如刀子一般刺痛了她的双眼。尽管书本上的诊治原则她早已熟记于心,可是第一次面对真实情况,她已经紧张到脑中一片空白。好在有上级医生,在医生的指导下,心电监护、开放静脉通道、输血,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当病人还有活动性出血时,上级医生当机立断,急诊胃镜下止血。若再晚一刻止血,病人就会因大出血导致失血性休克、多器官功能衰竭,最终等待她的只有死亡。第一个夜班,尹敏彻夜未眠,直到看到病人转危为安,才如释重负。医生是在与死神赛跑,与死神争分夺秒。只有尝试了第一次,才会知道这里面的酸甜苦辣,但恰恰是这至关重要的第一次,让尹敏克服了自身的恐惧,无所畏惧地朝前走。

  尹敏在解剖课上第一次见到很多具陈列在玻璃柜里的尸体时,她没有感到恐怖;但在临床工作中第一次直面死亡时,恐惧席卷了她的内心,那来自于强烈的无力感。那是一名晚期胃癌的患者,虽然死亡前所有的谈话已经到位,但是没有真正经历过是无法想象的,眼看着监护仪上的心电图变成一条直线,心肺复苏和各种抢救药品都无法再奏效,直至家属都完全放弃。生与死,原来只在一线之间。难过,悲痛,恨不得找个肩膀依靠着放声大哭,但是医生面对的不只是一个病人,而是整个病房的病人与家属,面对着他们饱含希望的眼神,只能强压下内心翻滚的情绪,戴上冷静从容的面具。从那时起,尹敏真切感受到了医生的责任,必须要不断努力,为病人解除疾苦而不懈奋斗。

   “To Cure Sometimes, To Relieve Often, To Comfort Always”, 这是美国著名的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:有时,去治愈;常常,去帮助;总是,去安慰。医学是一条荆棘路,需要付出辛劳和汗水,需要承受委屈和非难,需要付出选择其他行业的同学十倍百倍的努力。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,尹敏的医学之路才刚刚开始,医学是她终生的信仰!

     

 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CopyRight © 2010 For 扬州大学研究生工作处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江苏省扬州市大学南路88号 邮政编码:225009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